English
  • 甘肃省博物馆免费预约参观
  • 每星期二至星期日对外开放,星期一闭馆(节假日除外)
  • 开馆9:00    止票16:15    停止入馆16:30    闭馆17:00
  • 请关注公众号“甘肃省博物馆”或“这里是甘博”预约进馆参观
两千多年前的古人,在玩什么“桌游”?

微信图片_20230522174137.jpg▲两千年前的桌游(彩绘木雕博戏佣) 汉代  俑高27.5、28.5厘米; 棋盘长29.2、宽19.3厘米。 武威市磨嘴子汉墓出土


       你以为只有现代人才玩“桌游”?非也!所谓“不做无为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”,古人的桌游究竟啥样,且看眼前这一场对弈千年的棋局。


       两位跪坐对局的老者神态自若,执棋者蓄势待发,对弈者针锋相对……这件名为博戏俑的汉代彩绘木雕,作为木雕艺术中的精品之作,向世人展示出两千年前,古人的“桌游”究竟有多有趣,棋者一招一式,蕴含宇宙万象,以棋为载体,透露着古人对人生命运的思考。


(一)


       木俑为两位跪坐对局的老者形象,松木雕成。二位老者之间设一长方形二层台棋盘,棋盘面上以黑色作底,白线勾格。局旁的空余盘面为掷骰之枰。


       二俑均梳椎髻,身着右衽交领长袍。面部及双手敷白粉,其上墨绘五官、髭和髻发。俑身以灰色作底,绘白色粗线条以章服饰,领、襟、袖口施以重墨。二俑手势略有不同,一俑右手放膝上,左手举于胸前;另一俑右臂向前下伸,握一筹。这木俑可谓情趣盎然,惟妙惟肖,简中有繁,渲染出一派蓄势待发的对弈氛围……


       此“桌游”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游戏呢?


       其实,它是产生于中国商代之前的一种古老的掷采行棋的游戏,因使用六根博箸,所以被称为“六博”。


       相传,六博在夏朝后期就有了,由夏至商,到春秋战国时期,“六博”成为人们十分喜爱的娱乐活动,时人称之为博戏,秦汉时期博戏更加流行,成为当时上流社会乃至统治阶级中最流行的一项娱乐活动。


       史书记载,汉代的文帝、景帝、武帝、昭帝、宣帝都很非常喜爱博戏。西汉时朝廷还专门设立博待招官,专门侍候皇帝博戏,可见博戏在当时的盛行。

 

(二)


       关于博戏,历史上不乏故事。


       相传西汉历代君主都好博戏。景帝为太子时就喜好六博,一日与吴王刘濞的儿子博戏时发生口角,年轻气盛且地位尊崇的皇太子殿下竟直接提起博局(也就是棋盘)砸向吴公子,吴公子血溅当场,当即毙命。皇太子误杀了人,哪怕被杀的是诸侯王的世子谁又敢说什么呢?吴王刘濞只能隐忍。然而,杀子之仇不共戴天,隐忍只是暂时的,终有爆发的一天。


       景帝登基第三年,怀恨在心的刘濞终于联合楚、赵诸王,打着“清君侧”的旗号举兵叛乱,这就是历史著名的“七国之乱”。“七国之乱”险些摧毁汉初的文景之治,然而,与此同时,汉景帝就此削藩成功,打压了地方贵族对中央帝国的最后反扑,也为汉武帝的“大一统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
       这,便是由一场“桌游”引发的恩怨。

 

(三)


       究竟,这种博戏究竟怎么玩呢?


       最早见于《楚辞·招魂》有关六博的记述:“菎蔽象棋,有六博些。分曹并进,遒相迫些。成枭而牟,呼五白些。”对六博棋形制和比赛方法进行了形象描述。


       首句,说六博棋的棋制是由棋、局、箸三个部分组成。棋是在局盘上行走的象形棋子,由象牙制成,每方各六枚,一枭五散,故称六博。局就是棋盘,方形并有曲道。箸就是骰子,用竹子做成,长为六分。贵族人家用菎即玉来做装饰,以显其珍贵。棋子在局盘上行走,以投箸决定行棋的步数。


       第二句,讲述行棋比赛的方法。由两人对局或两组联赛,方法是“投六箸,行六棋”。先投箸,后行棋,斗智又斗巧。行棋时要讲究技巧,相互攻逼,务使对方死棋。


       第三句“成枭而牟,呼五白些”,形象地描述棋走到最后的关键时刻,当投箸投成“五白”,可以任意杀对方重要棋子而取得倍胜(牟),并迸发出胜利的呼声。


       春秋战国时的兵制,以五人为伍,设伍长一人,共六人。当时组织军事训练,两对人马竞赛也是每方六人,由此可见六博棋是象征当时战斗的一种游戏。

 

(四)


       博戏本是流行于上层社会的棋戏,到秦汉时得到广泛的传播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,无不乐于此道,汉代还出现了一些专以博戏为业的人,这些人被称为“博徒”。


       据说汉武帝时,便出现了一位传奇人物,名叫许博昌。他在当时名扬全国,不仅因为他将六博玩得炉火纯青,更重要的是他总结经验,编出一套六博口诀,脍炙人口,连孩子都能熟背。由于当时六博游戏太过流行,以至于许多人玩物丧志,于是便产生了“劝赌歌”,劝诫世人远离赌博。


       六博最初本来是一种带有比赛性质的娱乐活动,后来逐渐演变成一种赌博手段。随着六博赌博化趋势的加强,在博法上原先六筹得胜的计算容量已远远满足不了赌徒心理的需要,人们的注意力及胜负判断主要集中在掷箸(即掷采)这一步骤上,侥幸心理与求财动机如影随形,“博”与“赌”渐渐结为一体。当博弈变为赌博,博徒成为货真价实的赌徒,六博便失去了大众基础,同时也由于历史前进,战争形式的改变,六博棋代表的战争要素已不复存在,博戏渐渐消亡于历史的长河中。

 

(五)


       六博作为中国博戏的鼻祖,集博彩与游戏于一身,但不论博弈也好,博彩也罢,六博总归是两千年前古人智慧的结晶,他们早已将智慧的深度较量作为一种娱乐方式。


       在战国至秦汉的墓葬中,出土了大量的六博实物,证实了其为社会普及面甚广的弈棋游戏。有研究表明,尽管六博棋早已消逝于历史长河中,但它的形成却与我国古代兵制、天文、占卜、象术、数学的关系密不可分,据说它的设计或表达了古人对宇宙的想象。


       六博棋背后,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神秘力量,我们不得而知,然而借此甘肃武威市磨嘴子汉墓出土的这件汉代彩绘木雕六博俑,我们仿佛窥探到了古人对于生死命运的思考。


       不过令人欣喜的是,近年来,在海昏侯墓出土的简牍中,研究人员辨识出千余枚竹简记载了六博棋的行棋步骤及规则,或许,在不久的将来,这款两千多年前的桌游有望复原,让我们共同期待吧!


访问量统计:23104809    Copyright © 2018-2029 甘肃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陇ICP备12000579号    甘公网安备 62010302000972号